转到内容 前往主导航 去搜索 更改语言

主页>「当代新媒体艺术」>「当代新媒体艺术」>讲座︱理论热:艺术、技术、流行文化

讲座︱理论热:艺术、技术、流行文化

[引言]  讲座︱理论热:艺术、技术、流行文化 2011-2012年,中国艺术界出现过一次理论热[1],当时席卷整个艺术圈的话题人物还是ABRZ(阿甘本、巴迪欧、朗西埃和齐泽克),线上争论的平台还是微博和论坛。六七年间,微信取代微博成为社交媒体霸主,另一波理论热潮也已

讲座︱理论热:艺术、技术、流行文化



分裂之子(分裂之子)(1999-2014)视频,作者:让-米歇尔·布吕耶尔、马修·麦克吉尼蒂、达芙妮·瓦拉和蒂埃里·阿雷东多

2011-2012年,中国艺术界出现过一次“理论热”[1],当时“席卷”整个艺术圈的话题人物还是ABRZ(阿甘本、巴迪欧、朗西埃和齐泽克),线上争论的平台还是微博和论坛。六七年间,微信取代微博成为社交媒体霸主,另一波理论热潮也已经冲击到岸,这一次,技术成为主角。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迅速变化的技术现实及其在全球范围产生的影响催生了对(西方)现代性的新一轮反思。人类纪、新实在论、后人类、后自然、加速主义……无论这些名词在其各自哲学理论领域具体指代和政治目标为何,在越来越短的翻译时差下,它们开始频繁被国内艺术家、策展人、艺评人引用和谈论。然而,这其中必经的转换我们不能忽视:在典型的“西方冲击”下被卷入现代化进程的中国经过整个二十世纪的动荡,如今变成新自由主义全球资本市场上的重要参与者——面对如此现实,上述有关技术的思辨对于今天的艺术创作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只需在精神上跟随的话语潮流,还是新的题材库和方法论,或是具有启发意义的提示线索?如果全球化时代的危机要求全球化的应对方案,“人类纪”、“前先祖”等等在空间和时间上都堪称行星规模的宏大视角是否真的能够帮助我们打开一条走出现代性种种困局的道路?技术何以构成新的斗争场域,或者为我们提供重新书写世界历史的突破口? 如果是标准的时光机故事,重写历史就等于改变未来。而在专门负责描写未来图景的领域里,2015年,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凭借《三体》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一时间,科幻小说从类型文学突然变成了主流讨论热点。去年年底,根据刘慈欣同名小说改编的国产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累计票房超过40亿人民币,成为现象级神作的同时,也在网上引发了蔚为壮观的争论。故事里是星辰大海、浩瀚宇宙,严肃评论却多在谈冷战、文革、第三世界、(中国)历史经验,网络争吵则是“战狼”、“工业党”、“小粉红”等现实标签之间的竞争。刘慈欣作品显然已经超出科幻固有领域,成为某种流行文化现象,自然而然也出现了不少针对该现象的“意识形态批判”。但除了将其作为文化批评对象以外,我们是否还能从刘慈欣现象中发现其他思考资源?毕竟,一直以来,当代艺术从流行文化中汲取的营养与它从前卫理论中得到的一样多。

档案


延展阅读:

智慧美术馆 > 新媒体艺术 > 「当代新媒体艺术」 >